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版跑狗图自动更新 >

夹缝闯新路 南风吹天下--记《南风窗》创刊前后

  有多少人记得,广东曾有一本非常火的新潮刊物《南风窗》?在那里,也挥洒了本人十三载的青春印记。非常感谢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刘晖老师,前段时间为记录那段历史辛勤奔走、频频来电。刚刚获悉,《出版史料》丛刊2013年第2辑刊载她的这篇文章——

  20世纪80年代,广东涌现出了像《武林》、《黄金时代》、《家庭》、《家庭医生》等这样的百万大刊,期刊业欣欣向荣,1985年创办新刊就达50多种,几乎平均每周就有一种新刊诞生[1]。在广州市委市政府的关怀下,一本新的刊物也在四月一号呱呱坠地,在刊物林立的广州异军突起,这就是《南风窗》。

  曾担任过《南风窗》总编的朱学东说,一本杂志的成功首先是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成功,只有抓住时代的主题,杂志才能成功。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大地焕发出一片生机。1979年6月,南海边上一个僻静的、鲜为人知的港口——蛇口成为第一个允许引进外资设厂的出口加工区,从而为长期封闭的中国南大门打开了一个小小的“南风窗口”。这之后,第一个小小的蛇口“南风窗”向东西海岸伸延,深圳、珠海、汕头等兴办经济特区。“南风吹兮,万木葱”,一个个海外世界生产、科技、市场的新信息新观念从“南风窗口”吹遍珠江三角洲,从而使这块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走上了兴业致富的道路,但也随之引发了“香香臭臭”的议论。伴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而产生的各种社会思潮以及复杂社会文化现象,使这块标志着改革开放的“南风窗口”成为无数人关注与讨论的焦点。站在时代潮头,广州市委市政府深感舆论宣传的重要性,一份作为改革开放的“吹鼓手”的杂志就此成形,一扇起着传播信息、沟通上下的窗口就此打开。《南风窗》一出生就打下了新时期的烙印,在政治权力从社会领域理性回归,新闻编辑专业权力的逐渐复苏中拉开序幕。

  《南风窗》酝酿于1984年末,由广州市委研究室主办,研究室副主任王利文[2]、任职于市委《机关建设》报的吴迅[3]和汤英[4]、《黄金时代》编辑室主任曹淳亮[5]、钟健夫[6]、陈中[7]、廖陵儿[8]、麦锦成[9]、谭启泰[10]、陈辉祥[11]在广州市委大院[12]的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经过几个月的周密筹划后推出了第一期刊物。王利文和吴迅先后担任总编辑,曹淳亮是副总编,谭启泰任编辑部主任。王利文在《〈南风窗〉十载偶感》中说到,“事业开头难,窑洞人心齐;甘苦自相勉,多得许书记”。刊名是由市委书记许士杰亲自在几个待选刊名中选定的。“南风窗”在粤语语境中有其特定的政治含义与民间文学意义,它代表着拥有港澳及海外关系,能够得到物质经济上的资助,例如某人向海外写一封信花8分钱的邮费,就可能收到从海外寄来的财物。该刊名的确定是不仅体现了对保守的政治文化思维的反拨,而且表现出一种政治勇气与文化自信。伴随着这个极具粤语特色的刊名而成长起来的新生儿以其全新“南观点”与“南分析”的独特而新清的面孔,迅速在全国期刊界确立了其“北有《新观察》,南有《南风窗》”的地位。

  《南风窗》首先作为一份社会性新闻性的刊物出版,其旨在宣传改革开放,确立了“四新”“四桥”的办刊宗旨,即“传播改革开放的新观念、新事物、新潮流、新趋势;做政治与经济、理论与实践、领导与群众、几代人之间的桥梁”。它不仅抓住主流时政问题,而且强调新闻媒体传播的社会职能,一开始就树立强烈的读者意识与市场意识,摆脱了官样文章与机关宣传味道,极具可读性。因此,该刊一面市就风华正茂,在当时主要以文化综合性期刊为主的期刊市场上卓然而立。

  在政治权力与新闻专业权力的交叉与互动过程中,《南风窗》自我定位为传播与沟通的桥梁,主观上推动政府与民间之间的互动关系,起到上通下达,下情上传的作用,客观上又成为新事物、新观点的传播者,起到了面向内地乃至全社会的文化辐射作用,从而促使新思想新潮流等新鲜事物从发达地区源源不断地流向欠发达地区。

  《南风窗》的创刊号上与广州软科学开发服务公司[13]联合主办的“假如我是广州市长”提建议活动为走向成功打响了第一炮。这是一个让全市的老百姓给市长提建议的全民参与的活动,倡议书旁还配发了当时广州市长叶选平的线开始的人讲话”。这一浩大的民间参政议政的活动开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先河,市委领导干部亲自参与,推波助澜。[14] 6月15日,广州市政府邀请参加“假如我是广州市长”提建议活动的10多位代表和新闻界人士举行座谈会。市长叶选平、副市长石安海答复了研究处理关于改善本市交通管理建议的情况。并于7月3日,在东方宾馆举行了颁奖会,叶选平参加并在获将证书上签了名。这是一个向领导反映民心民意的成功活动,把市民和决策者的思想沟通起来。一位副市长说:“有了《南风窗》,我可有个说话的地方了。”而不少读者也说:“有了《南风窗》,老百姓有更多的机会发表意见了。”海内外数十家报纸、杂志、电台报道了这一活动,称之为“民主管理城市的一代新风的开始”,被海外传媒誉为“民主化建设的先声”。

  时任副总编辑曹淳亮披露《南风窗》为了实现沟通职能,创办三年内开辟了各种专栏,发表这类沟通性文章近200篇,并组织了多种社会活动,比如开展社会问题与政治问题的民意测验,大型的达8次,小型4次;1986年组织“评选广州地区十大杰出公仆”活动,以民提民评民奖为原则,让群众直接评议干部,在社会上引起热烈反响;另外还定期组织社会敏感问题的市民研讨会,让专家、部门领导直接听到市民的意见等等。

  这些举措既是在政治权力的框架与许可中进行,也是新闻专业权力介入新闻事件、监测社会的理性需求。时任市委副书记的张汉青在南风窗杂志“产品鉴定会”上说,对于南风窗杂志,一是采取不干预、少干预的方针;二是真的支持;三是尊重刊物首创精神。在政治权力与新闻编辑专业权力的互动中,双方找到共同支点,即宣传改革开放,鼓吹“南风”,沟通上下左右。在政治权力的监督与配合下,新闻人养成了对社会新闻与现象进行冷静思考与分析的能力,当这种冷静成为喧嚣中的一种具有自主意识与理性判断的话语方式时,它形成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独特气质,迅速获得大江南北的认同,从而享有巨大声誉。

  《南风窗》是在只给政策,不给资助的条件下筹办起来的。市委给了刊物充分的自主权力:人权、财权、稿件终审权,实行总编负责制。但也从一开始就把他们推向了市场,该刊凭借着向广州市财政局借的5万块钱作为启动资金,其它没有给一分钱的开办费,不给财政补贴,完全自负盈亏。该刊在寻求发展时,不得不向市场谋求生存,因此,创办人最初即树立了强烈的经营意识,向市场要效益,“要求编辑部的工作人员都能做到一专多能,要求记者既能独立采访,又能搞各种社会活动。”采编与经营齐头并进,体现出企业家办报办刊的特点。

  据饶原生先生[15]回忆,他进社时,编辑部就蜗居在大概几平方米的一个房间里,“三张桌子四人共,”条件非常艰苦。在时任编辑部主任谭启泰的带领下,编辑人员推出了一系列的叫好叫座的文章。创刊三年,其文章被省以上(包括国外、港澳)报刊转载的已达130篇(次)[16],成为同类刊物中的翘楚。

  刊物选题紧扣时代,立足社会,贴近百姓,关注民生,挖掘百姓话题,可读性强。这从其栏目设置中可见一斑,例如:《市长(书记)在想什么》《假如我是广州市长》《运筹篇》《特区专稿》《广角镜》《争鸣》《都市生活》《无所在不在竞争》《窗外百态》《赢的策略》《人世间》《我》《信息窗》等等,囊括了时政、社会、民生、商业、职场、海外信息等内容。其中《市长(书记)在想什么》栏目连续刊载了市委书记的《许士杰谈请示病》,市长叶选平的《我是你们的大司务长》,和副市长石安海《我也在挤车的行列里》等文章,拉近了市委领导者和市民之间的距离,实话实说,相互增进理解。《运筹篇》是编辑部最下苦功经营的栏目,刊发了《奇异的黑箱——物价揭秘》、《春风来自中南海》等文章,对公开政务,帮助解决群众关心的问题,使各方达到沟通和谅解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还在《我》的专栏里谱写了一个个不同职业、不同经历、不同个性的普通市民。在《面对挑战》栏目里,关注大学生价值问题、铁饭碗与塑料碗、职工跳槽等社会上出现的新问题,帮助解决老百姓的疑惑。另外,栏目设置灵活,编辑记者可以不为栏目所限,在采编或组稿时并不受套套框框的束缚,只要有好的内容,就可以为它设置新的栏目,这样栏目也不断得到更新。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17],因此,它热情促进新理念,排除传统旧观念,例如客观报导被人误解的炒更队伍以及桌球运动。在《广州处处讲钱》《书生不再避钱腥》等文章中突出商业新观念,在《京西来了长头发》、《没去陪葬的新郎》等文章中用新的道德观念反击旧的传统的封建观念,这充分体现了该刊其盯住“新”挖掘“新”,敢于创新,敢于突破禁区的精神气质以及“开放、大胆、言之有物”的风格。

  在经营上,一开始即具有广告意识,从第一期封底上刊登广告,而且积极组织社会文化活动,坚持“双效益原则”,不仅要求体现一定的社会效益,具有正面引导价值,而且按照文化市场规律,追求一定的经济效益,从而达到“旱涝保收”的目的。该刊于1985年底组建了经营部[18],主要是面向社会组织文化活动。据后任社长的陈中统计,《南风窗》从1985年到1995年10年间一共做了72个活动。平均每年组织7次社会活动,这些经营活动不仅有益于社会,推动新风尚,而且有一定的经济效益。例如成功组织桌球大赛,评选广告十大青年新闻人物、捐献石凳美化广州活动、羊城辩论大赛、交响音乐会等,这些活动均得到社会及企业的大力支持。它是《南风窗》办刊宗旨的外延,为采编业务的顺利开展提供了物质支持。

  《南风窗》采编部门与经营部门分工合作,在共同促进精神文明建设,传播大众文化,带动商业文化发展,从而建立一个有活力的文化市场而努力。刊社的文化组织活动成为其品牌认可与扩散的过程;相应文化活动信息的传播产生强大的社会动员与组织能量,也成为一种社会力量的表达。两者缺一不可,否则都有可能遭遇市场的暗礁,或者沦为低俗化的文化市场讨好者,或者成为无本之木的利益追逐者。

  《南风窗》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应运而生。它首先得益于政治权力对新闻编辑权力的理性认同,同时也凭借着新闻专业理性,对大众媒介社会职能具有清晰认识,从而准确定位,依靠广大的社会力量,成为市场文化理念的积极播种者。这成为该刊能在当时五千多种期刊中脱颖而出的法宝。

  (在搜集有关史料时,得到原《南风窗》编辑饶原生、钟健夫、廖陵儿的大力协助,特此感谢!)

  [1] 来源于广东省志·出版志。(该年创刊的期刊包括:南风窗、粤港潮、新现代画报、广州文博、广州环境科学、摄影之友、南方航空、广东药学院学报、现代哲学、致富时代、广东建材、广东中小学德育、广东第二课堂、现代装饰、按摩与导引、广东审计、小学生月报等刊物。)

  [5] 历任《黄金时代》记者、编辑、编辑室主任,《南风窗》杂志社编辑部主任、副总编辑、社长;广州出版社总编辑;《羊城晚报》社总编辑、社长等职。2000年2月任广东省文化厅党组书记、厅长。

  [6] 1984年底从中国南海石油公司广州船舶公司调入广州市委,参与创办《南风窗》。1992年离开,到广东太阳神集团任总经理助理。

  [7] 高中毕业后,在一家纺织厂当学徒直至担任副厂长。后来到党校读书后,被留在市委研究室,参与创办《南风窗》。历任摄影记者、编辑部副主任、经济部主任、社长助理、副社长、社长、总编辑。

  [8] 著名漫画家廖冰兄的二女儿。1985年元月1日从广州东方锁厂调入,担任美编。现任廖冰兄人文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会长。

  [10] 1985年从复旦大学新闻系调来参与创办《南风窗》,先后任编辑部主任、副总编辑。

  [13] 于幼军时任广州市社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兼广州软科学开发服务公司总经理。

  [14] 这次活动举办之后的两个月内,共收到来信1535封,来人访谈213次,最后一共收到各种建议5000多封,572233c.com!9000多条,该刊组织市民与市长当面交换意见的会议近十次。参加这一活动不仅有广州市的居民,还有北京、上海、黑龙江等十几个省市的读者。港澳同胞、海外华侨、外籍华人甚至欧美友人也参加了这一提建议活动。

  [15] 他是在1985年8月南风窗面向全社会招聘记者编辑的时候顺利通过考试,而成为《南风窗》一份子的。

  [16] 谭启泰,吹一股清新活泼的时代劲风,南风窗杂志社创刊三周年纪念册,《南风窗》杂志社,(88)穗印准字第0004号

  1. 南风窗杂志社编:《南风窗》创刊三周年纪念册,南风窗杂志社,(88)穗印准字第0004号

  2. 南风窗杂志社:《南风窗》,1985(4月—11月),1986(1月-12月)

  4. 劳乐:吹起一股清新健康的风——突出社会性、新闻性的《南风窗》杂志,《新闻记者》,1986(12),P40-41

  5. 谢国明:吹一股清新健康的时代劲风——《南风窗》的新探索,《新闻战线. 曹淳亮:沟通:报刊的重要社会职能——《南风窗》三年来的实践,《广州研究》,1988(8),P51-54

  7. 严涛:夹缝闯新路南窗吹劲风——《南风窗》杂志办刊实践研讨会纪要,《南风窗》,1988(11),P6-8

  10. 朱学东:凯风自南,吹彼棘心——解读《南风窗》20年,《南风窗》,2005.4(下)P78-83

  11. 赵金:南风之解——访《南风窗》杂志社社长陈中,《青年记者》,2008.3(上),P53-56

  12. 田志凌:《南风窗》杂志冷静的力量同样让人热血沸腾,2007.4.16